關於惜昔香

惜昔香是一群熱血阿呆芳療師和傻子無毒有機小農合作,依循節氣時令,不勉強大地承受超出範圍的耕作。以不勉強的精神,孕育出怡人香氣,期望土地回歸自然而舒服的狀態。
成立精神在於重生友善環境的保養用品,惜昔香亦是一個芳療師共同創作團體,除了嚴格把關品質,展現無毒保養用品的質感之外,並祈願分享自然香氣的協調和美感。惜昔香販售官網 : http://www.yoreherb.com/

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

今日雨

已不存在的老家,院子有株芭樂樹,高度對黃口小兒很是友善,常在它身上發呆,吹風看雲曬日蹉跎時光。
走進去客廳後邊是個偏房,瓦片木樑屋頂,舊棉被攤在大床上,混著老書、樟木櫃子、濕潤泥土的味道。床邊的書桌,抽屜得留神拉出,總邊開邊落屑掉渣,裡面還有已先遠去的奶奶的胰島素針頭。
好多個日子以前也像今天這樣,煙雨滂滂,灰色的雲如陳置太久的被褥,潮濕沈重,六歲的我發著高燒,暈軟在偏房裡,昏翻被帳。廚房灶已改為瓦斯爐,煮著不知道是什麼金銀菊花還是紫蘇,因為我高燒。迷迷茫茫的,窗口淡淡的玉蘭花飄盪過來,感覺涼涼地摸了額頭似的。濕潤的天氣沒有陽光,屋子裡流瀉一點勉強可稱之為下午的亮度,就像今天,鼻間彷彿又傳來那一股味道,流沙滴落的時光。
氣味疊疊層層,暈染回憶,回憶混著感覺,感覺交織成故事。所以『惜』『昔香』。珍惜的是氣味交雜的那些,在心底藏著發酸發軟,摸到時偷偷哭了笑了回味著的那些。
一點點的菊花紫蘇,今日雨,喝了淡如菊,看望六歲的自己。

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

女工崩壞中



山區遇雨,兩天前就會知道,因為機靈的螞蟻開始往室內移防。
有一種山蟻身體是青木瓜味,去年遇雨就是滿室青木瓜,無奈上圍並未因此見長。這幾日來的不是青木瓜那國,是混身杏仁味的新蟻。敢情有在噴體香劑膩?!
「萃取這季草原,自然花果香調,野放的山林魂魄,不羈的嘴角微笑,黝膚、烈日、奔放、挑釁,蟻中男神就是你。Je t'aime.Tu me manques.Je Te Veux.」蟻界香水公司快找我寫文案。
濡濕季節,有艾草與肉桂的暖活、松科利水行氣的五葉松、逐風寒去濕敏的紫蘇,散寒去濕。漫天春雨,保重身體。

雙嬌可可

濕冷天,辣椒熱可可加上群花雙嬌,或滴上熱烈暖活,從鼻子到胃袋都撫慰。


紫蘇與過敏

身為呼吸系統敏感人的女工,外出運動不慎著涼,這兩天鼻水貢貢流。忽冷忽熱的溫度,綿綿陰雨易生黴菌,天氣好時又空氣品質堪慮,堪稱弱鼻人的地獄,如果把鼻水接桶子,大概可以沖馬桶省下水資源才是。
大人靠妖兩聲也就熬過去了,小朋友鼻塞可就頭大。特別是小嬰孩,還不會擤鼻子,也還沒辦法表達,爸媽長輩看了心疼。且嬰幼兒鼻塞嚴重,易引發食慾不振、奶喝不下、睡眠不佳的狀況。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aniemommy/?pnref=lhc Janie媽咪 就是苦主之一,聽得到鼻塞音,用吸鼻器卻因為鼻涕太濃黏,吸不出來。J媽詢問能不能在薰鼻器裡滴精油輔助,女工回覆因薰鼻器畢竟是塑膠製品,恐有腐蝕之虞,此外,小孩年紀太小,才滿五個月,直接使用精油薰蒸,直接正面大量吸嗅,可能也太過刺激。J媽表示鼻涕真的太黏稠很擔心,經由雙方討論,在薰鼻器裡,以10ml紫蘇純露加上水稀釋一起薰蒸,鼻涕遇熱蒸汽,慢慢變得清而稀,最後成功吸乾淨,這輩子看到鼻水沒這麼開心過啊。

紫蘇辛,溫。歸肺、脾經,中草藥裡愛用於風寒感冒。紫蘇純露用在這裡,加水稀釋薰蒸鼻子,比起精油溫和,也不易因濃度問題引起不適。女工自己也拿馬克杯裝熱水加上紫蘇純露嗅吸,溫暖鼻腔,待溫度適合,再慢慢飲用。
除了紫蘇純露外,五葉松、昭君純露也適合。
此外,也建議在此時,注意腳和頭肩處的保暖。
當然醫療行為絕不可少,這些都只是緩和輔助,遵循醫囑仍是最重要的。
照片由 Janie媽咪 提供,再次感謝。

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

聞香氣飲香氣

曾有過小時候不愛吃,長大後卻很愛吃什麼食物的經驗嗎?

我自己小時候很怕蔥、韭、青椒、苦瓜,好像多數小孩都不愛,據說是小孩的自保機制,鼻子舌頭對於氣味強烈、帶有苦澀的食物會下意識排斥,大概是遠古採集食物留在基因裡的印記,以避開可能有毒的植物。長大後開始欣賞這些很性格的食材,覺得新鮮青椒有個清爽的青草味,煸過後的焦香很下飯,覺得蔥韭包餡餅,那油香味實在誘人,苦瓜鹹蛋原來可以一口接一口,小時候很怕的黑嚕嚕皮蛋,則有個特別的況味,單吃、煲湯或炸炒都很出色。
而廚師這行,必定不如我小時候那般任性,得廣納各山各海之物。

壽司之神小野二郎先生曾說過,他欣羨法國名廚侯布雄(Joël Robuchon)的舌頭。小野先生說,他自覺鼻子敏銳度高,可侯布雄先生的舌頭卻更是另一個境界,要是他自己能擁有侯布雄先生的味覺,想必壽司更能提升到更高的層次。
俗人如我,難以想像三星級主廚的感官世界,但很認同香氣用『嚐』的,更完整。最近新出的雙嬌,直接噴灑嗅聞是益母草跑前味的野花青草香,噴入水裡飲用,口腔喉嚨暈出的層次,卻開滿了花,見客的是中後味的玫瑰和茉莉,圓滿了雙花的豔麗甜美,更顯新鮮清新。
乍見喜歡的,不一定長久。乍聞討厭的,並非不可靠。可無論長久可靠與否,最重要最實在的,還是自我。若自我模糊,最終也只是拖磨了他人,抹煞了自己。那些喜歡的、討厭的,或許出現在生命裡,是讓我們不斷思考,嘗試了解自我。在磕碰對話中,沈澱思緒,澄明心性。這些積累哪天或能對誰提扶一把,一如當時曾被扶起、曾渴求被扶起的我們。

川端康成的小說古都後續拍成了電影,這陣子在台灣上映,電影片尾曲翻唱中島美雪的「系」,以織布暗喻人生的離別相遇。
『縱軸是你,橫軸是我,交織而成的布,或許有一天,將會溫暖他人』

 對於未來,誰都有迷惑,對於堅持,不知道能持續多久,可期望我們摘下的香氣,寫下的文字,能與你交織成溫暖。

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

從土裡長出來的香氣

每朵雲都有自己的樣子,每朵花不會完全相似,每個人也必然是獨特的。

女工有個怪癖,很多人害怕的燒稻草味,女工並不討厭。以前住在山邊田間,稻梗焚燒的氣味,代表可以去田裡玩耍,可以搞控窯。那時的村子很少烤地瓜,是拿出一大包花生,丟去火堆烤。小孩彼時下課也沒有什麼課後輔導還是安親班,功課拼完?(要打個問號,時常沒寫完就亂跑)成堆亂散亂亂跑,大人也沒在分哪隻小鬼是誰家的,公家烤公家吃,女工毫不客氣白吃鄰居好多糧。風吹得田邊竹林輕脆響,火星徐徐閃,塞得小孩一口一個烤花生,燻稻草的味道從此劃在快樂那一邊。

 有朋友問著,天冷時覺得昭君暗香襲來,聚而不散,舒服極了,天氣極熱時就沒這麼喜愛它,問是為什麼呢。


   其實氣味的喜好與心境、溫度、成長經驗,都有關係。這位朋友應是對艾草特別有感應,昭君中的艾草停留後味頗長,有時人在溫度高時會比較喜歡「輕」的味道,像是檸檬、薄荷、葉片都屬比較輕盈的香氣,輕的氣味能上揚、清爽心情,而溫度略低時,常會比較愛「有重量感」的味道,像是泥土、墨水、樹脂、煙燻味、皮革味都屬比較有重量的香氣,有重量感的味道則穩固情緒,溫暖身心。個性俐落的通常愛輕盈的香氣,個性細膩的常愛有重量感的味道。


 而惜昔香的配方是怎麼下的呢?

  最近讀到了一本書 – 早川由美小姐所著 「半農半創作,悠悠晃晃的每一天:早川由美的耕食生活手記」(種まきノート ちくちく、畑、ごはんの暮らし),其中某個篇章,恰恰就是我們的心情。早川由美小姐為日本知名織品創作家,與家人在高知縣的山裏過著半農半創作的生活,她熱愛植物染與編織縫紉,曾在台灣、泰國、印度等各處居住遊歷,這些也成為其日後創作的養份。

那篇篇名為「一針一線織出了我」,是這樣寫的:
從前,我跟著一位眼睛不好的婆婆學習縫製工作褲。
她總是請媳婦幫忙在針上穿好線。
她說她的指尖有眼睛,可以「看到」針在布上的遊走,就這麼縫縫補補。
現在,我到了這個年紀。
好像也可以體會婆婆說的話了。
例如,遇到眼睛見不著之處時,手指仍能摸找著針進行縫補。
創作時,雖是製作眼睛可見之物,
但事實上,
也將眼睛看不見的東西加了進去。
那並非與技術相關,
而是將心,或是近似靈魂,
活在當下的自己,縫進去。
現在,我一針一線縫製著的,是冬日的大衣。
大衣對身體保暖很有用,
因此,我正努力地縫製一件立體剪裁的大衣。準備要縫製兩件。
手縫是讓我特別喜愛的工作,
一針一線縫縫補補,真的是很令人開心。
雖說得要工作室與家裡兩邊忙,但利用中間空檔時間,
也縫製了三件。
不論哪一件,都讓我珍愛不已。
因為它們都是我,一邊摸著生命的形狀,
一邊感知到身體的靈魂,
穿針引線地製作著。
一絲一線地縫製著,
讓人忘我而快樂。


 每個配方,就像這篇文一樣,除了知識之外,常有些難以解釋的靈感。有時候,某種植物的名字就這樣跳進心底,每個配方也呼應了當下的生命狀態。養豔是惜昔香開始成立時的第一個配方,是一個很想讓人留下印象,很想散發光彩,很想寫下故事的配方。青絲,是人際紛擾,很阿雜很煩惱,想得頭皮痛癢的結果。昭君那時,有話憋著不能說,憋得喉痛膚也紅,敏感到處抓。捧馨,是某件事情沉澱以後,對於自我個性批判解析的組合。無瑕、一碗茶、涼涼,是身心上的黏膩濕熱,心境嚮往清爽。雙嬌、暖活、輕輕,是疲憊倦勤,冷涼無力的溫柔知心者。朝露、慢慢,是忙如陀螺轉,乾枯如漠的小憩綠洲。淡如菊是朋友人生故事的體悟,口口香則是貪熬夜嘴巴破的成品。


 每一個都是,並非只與知識相關,而是將當時的天候風土、或是近似靈魂、活在當下的心情,調配進去。聞著生命故事的碎片痕跡,忘我而快樂地調配著,期望散發著有太陽有雨水的味道,擁有溫度、有心跳,從土裡長出來的香氣。

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

不喜歡香菜 基因搞的鬼?

同一種花、植物、或配方,有人覺得好臭,有人覺得好香。

除了個人生長背景外(比方說台灣人易對九層塔有感情,歐美人對肉桂易有節慶溫暖感覺),基因血源也可能是關鍵因素,同一種味道,每個人接受到的生理反應,很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喔。


" 有科學家發現有個位在第十一號染色體的嗅覺基因OR6A2的自然變異和香菜的喜好顯著相關,而OR6A2基因的功能就是讓我們能夠聞到醛類物質的氣味;醛類物質正好就是香菜的迷人之處。
因此,有的人可能完全聞不出香菜令人迷人的香味。"